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夜鸡不叫的博客

这个事该让人知道了。。。

 
 
 

日志

 
 
关于我

孟令骞 1970年代人。会干农活,当过水手、国企宣传干部,都市媒体人。是中国人某个旧世新生时期的经历者、见证者、衔接者、挣扎者和挣脱者。 作为周扒皮曾外孙,艰辛求证求是,2009年年初,完成一个普通中国人的特殊家族史——《半夜鸡不叫》。

网易考拉推荐

司马谈《论六家宗旨》  

2009-09-24 07:33: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太史公学天官于唐都,受《易》于杨何,习道论于黄子。太史公仕于建元元封之间,愍学者之不达其意而师悖,乃论六家之要旨曰:

《易大传》:"天下一致而百虑,同归而殊涂。"夫阴阳﹑儒﹑墨﹑名﹑法﹑道德,此务为治者也,直所从言之异路,有省不省耳。

尝窃观阴阳之术,大祥而众忌讳,使人拘而多所畏,然其序四时之大顺,不可失也。儒者博而寡要,劳而少功,是以其事难尽从,然其序君臣父子之礼,列夫妇长幼之别,不可易也。墨者俭而难遵,是以其事不可遍循,然其强本节用,不可废也。法家严而少恩;然其正君臣上下之分,不可改矣。名家使人俭而善失真,然其正名实,不可不察也。道家使人精神专一,动合无形,赡足万物。其为术也,因阴阳之大顺,采儒墨之善,撮名法之要,与时迁移,应物变化,立俗施事,无所不宜,指约而易操,事少而功多。儒者则不然。以为人主天下之仪表也,主倡而臣和,主先而臣随。如此则主劳而臣逸。至于大道之要,去健羡,绌聪明,释此而任术。夫神大用则竭,形大劳则敝,形神骚动,欲与天地长久,非所闻也。

夫阴阳,四时﹑八位﹑十二度﹑二十四节各有教令,顺之者昌,逆之者不死则亡,未必然也,故曰"使人拘而多畏"。夫春生夏长,秋收冬藏,此天道之大经也,弗顺则无以为天下纲纪,故曰"四时之大顺,不可失也"

夫儒者以六艺为法。六艺经传以千万数,累世不能通其学,当年不能究其礼,故曰"博而寡要,劳而少功"。若夫列君臣父子之礼,序夫妇长幼之别,虽百家弗能易也。

墨者亦尚尧舜道,言其德行曰:"堂高三尺,土阶三等,茅茨不翦,采椽不刮。食土簋,啜土刑,粝粱之食,藜藿之羹。夏日葛衣,冬日鹿裘。"其送死,桐棺三寸,举音不尽其哀。教丧礼,必以此为万民之率。使天下法若此,则尊卑无别也。夫世异时移,事业不必同,故曰"俭而难遵"。要曰彊本节用,则人给家足之道也。此墨子之所长,虽百家弗能废也。

法家不别亲疏,不殊贵贱,一断于法,则亲亲尊尊之恩绝矣。可以行一时之计,而不可长用也,故曰"严而少恩"。若尊主卑臣,明分职不得相踰越,虽百家弗能改也。

名家苛察缴绕,使人不得反其意,专决于名而失人情,故曰"使人俭而善失真"。若夫控名责实,参伍不失,此不可不察也。

道家无为,又曰无不为。其实易行,其辞难知。其术以虚无为本,以因循为用。无成埶,无常形,故能究万物之情。不为物先,不为物后,故能为万物主。有法无法,因时为业,有度无度,因物与合。故曰:"圣人不朽,时变是守。虚者道之常也,因者君之纲也。"群臣并至,使各自明也。其实中其声者谓之端,实不中其声者谓之窾。窾言不听,奸乃不生,贤不肖自分,白黑乃形。在所欲用耳,何事不成。乃合大道,混混冥冥。光耀天下,复反无名。凡人所生者神也,所託者形也。神大用则竭,形大劳则敝,形神离则死。死者不可复生,离者不可复反,故圣人重之。由是观之,神者生之本也,形者生之具也。不先定其神〔形〕,而曰"我有以治天下",何由哉?

 

司马谈

本篇选自《史记.太史公自序》,作者为著名史学家司马迁的父亲司马谈。这是一篇重要的学术论文,司马谈先秦诸子思想归为六家(阴阳、儒、墨、名、法、道德家),并对各家提出精辟的分析。

《易.大传》(周易系辞传): “天下一致而百虑(各家思想的目标一致,但思考内容各不同),同归而殊涂。夫阴阳、儒、墨、名、法、道德,此务为治(致力于治国治人的方法)者也;直(但)所从言之异路(立言的道路各不同),有省不省(言论善不善)耳。

 

尝窃观阴阳之术,大祥(大善;能预见吉凶)而众忌讳,使人拘而多所畏;然其序四时(春夏秋冬)之大顺,不可失也。

 

儒者博而寡要(博学而无法抓住要点),劳而少功,是以其事难尽从;然其序君臣、父子之礼,列夫妇、长幼之别,不可易也。

 

墨者俭而难遵(太讲究节俭,很难遵循),是以其事不可遍循(完全尽用);然其彊本节用,不可废也。

 

法家严而少恩;然其正君臣、上下之分,不可改矣。

 

名家使人俭(检;敛也;拘泥于言辞;例如白马非马之说)而善失真(失去事理之真实);然其正名实,不可不察也。

 

道家使人精神专一,动合无形,赡足万物(满足万物的需求)。其为术也,因阴阳之大顺,采(采)儒墨之善,撮名法之要,与时迁移,应物变化。立俗施事,无所不宜;指约而易操(要旨简易,容易掌握),事少而功多。儒者则不然。以为人主天下之仪表也,主倡而臣和,主先而臣随。如此则主劳而臣逸。至于大道之要,去健羡(健;强也;不羡慕强者),绌(贬)聪明,释此(儒家之道)而任术(运用道家的方法)。夫神(元气;精神)大用则竭,形(身体)大劳则敝。形神骚动,欲与天地长久,非所闻也。

 

夫阴阳、四时(春、夏、秋、冬)、八位(八卦之位,干、坤、坎、离、震、巽、兑、艮)、十二度(岁星周天十二次,即十二个月份)、二十四节(古人将一年分为24个节气),各有禁忌,各有教令;顺之者昌,逆之者亡;未必然也(阴阳家的这种主张,未必是正确的)。故曰:“使人拘而多畏”。夫春生、夏长、秋收、冬藏,此天道之大经也,弗顺则无以为天下纲纪。故曰:“四时之大顺,不可失也”。

 

夫儒者以六艺(六经;诗书易礼乐春秋)为法。六艺经传,以千万数,累世不能通其学,当年(丁壮之年)不能究其礼,故曰“博而寡要,劳而少功”。若夫列君臣、父子之礼,序夫妇、长幼之别,虽百家弗能易也。

 

墨者亦尚道,言其德行曰:“堂高三尺,土阶三等,茅茨(以茅草覆屋;茨,屋盖)不翦,采(棌;柞木;一种粗劣的小木)椽不刮(以柞木为屋椽,不刮削装饰,粗糙简单)。食土簋(簋,音“鬼”,祭祀或宴飨时用以盛黍稷用的器皿),啜土刑(刑,盛羹用的器皿,两耳三足,高约三寸,容量约一斗);粝粢之食(粝,音“栗”,粗米。粢,又作粱,音“姿”,指稻饼;指吃粗糙的食物),藜霍之羹(藜霍,豆叶;饮用豆叶熬成的羹)。夏日葛衣,冬日鹿裘。其送死,桐棺三寸(以桐木为棺,厚三寸),举音不尽其哀(丧事不过份哀伤,以免伤身害事)。”教丧礼,必以此为万民之率。使天下法若此,则尊卑无别也。夫世异时移,事业不必同,故曰:“俭而难遵”。要曰:彊本节用,则人给家足之道也。此墨子之所长,虽百长弗能废也。

 

法家不别亲疏,不殊贵贱,一断于法,则亲亲尊尊(亲亲,尊父为首;尊尊,尊君为首)之恩绝矣。可以行一时之计,而不可长用也,故曰:“严而少恩”。若尊主卑臣,明分职不得相逾越,虽百家弗能改也。

 

名家苛察(烦琐)缴绕(缠绕,不通大体),使人不得反其意(不能反求本意),专决于名而失人情,故曰:“使人俭而善失真”。若夫控名责实(引其名,求其实),参伍不失,此不可不察也。

 

道家无为,又曰无不为(无为而无不为,清净自守,顺其自然,而能生育万物),其实易行(人人各守本分,故施行容易),其辞难知(道家言论,幽深微妙,故难以明白)。其术以虚无为本,以因循为用(即顺应自然)。无成势,无常形,故能究万物之情。不为物先,不为物后,故能为万物主。有法无法,因时为业(因应时代之物,而成法为业);有度无度,因物与舍(与舍;取舍;因物取舍,不以一已私意为之)

 

故曰: “圣人不朽,时变是守。(圣人教化不朽,能顺应时间变化)”虚者,道之常也;因者,君之纲也。(因百姓之心而教,唯执其纲而已)。群臣并至,使各自明也。其实中其声者谓之端(言论与事实相符者,谓之端),实不中其声者谓之窾(窾,音“款”,空也)。窾言不听,奸乃不生,贤不肖自分,白黑乃形。在所欲用耳(在于你怎么使用),何事不成?乃合大道,混混冥冥(无形)。光耀天下,复反无名。

 

凡人所生者,神也;所托者,形也(神,元气。形,身体)。神大用则竭,形大劳则敝,形神离则死。死者不可复生,离者不可复反,故圣人重之。由是观之,神者,生之本也;形者,生之具也。不先定其神形,而曰:“我有以治天下。”,何由哉?

 

司马谈(?—前110年), 西汉皮氏县人。建元至元封年间(前140年一前110年),被封为太史,掌管天文、历法。元封元年(前110),汉武帝赴泰山举行封禅大礼;司马谈因病留守周南,未能同行,抑郁而死。其子为著名史学家司马迁。

 

 

 

  评论这张
 
阅读(56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