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夜鸡不叫的博客

这个事该让人知道了。。。

 
 
 

日志

 
 
关于我

孟令骞 1970年代人。会干农活,当过水手、国企宣传干部,都市媒体人。是中国人某个旧世新生时期的经历者、见证者、衔接者、挣扎者和挣脱者。 作为周扒皮曾外孙,艰辛求证求是,2009年年初,完成一个普通中国人的特殊家族史——《半夜鸡不叫》。

网易考拉推荐

港字号老收藏  

2009-06-02 01:21: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港字号老收藏 - 孟令骞 - 半夜鸡不叫的博客

                 1860年大连全貌图 大连港集团提供

 

 前几日看《马未都说收藏》,搞古董的马先生用人的年龄丈量历史,以他的半百年纪计算,两个人首尾相接就进清朝了,五个人就可以看到年轻时的乾隆。十七个人首尾相接就可以看到宋徽宗,二十六个人就可以看到唐太宗。一百个人首尾相接的历史,就是中华民族的历史。

 大连城市的历史,只有几辈人。1899年以前,大连湾南岸的青泥洼还是一个宁静的小渔村。20世纪二三十年代,昔日渔歌唱晚的村庄,已经变成了一座极具现代化色彩的近代城市。这在中国城市发展史上是个异类,是一个奇迹。这一切来得太快。在这个传奇的背后,有着殖民者洋洋得意的幻觉,工业文明的进步技术,也夹杂着灾难的呻吟、抗争的呐喊和血与火的搏斗,在今天老大连人挥之不去的记忆里,依稀可以看到那些云块样的背影和沉重的喘息。

 建筑、实物和文献互证,港口的老物件们,被时间老人无言擦洗,它们忠诚地提供了大连的港口和城市一个世纪多以来跋涉的脚印和历史镜鉴。

 

老建筑和那些凝固的记忆

 

 2008年10月,大连的媒体集中报道了这样一条消息:大连市首次认定现代工业遗产,整个大连港作为目前发现的原貌保存较完整的现代工业遗产,见证着一座城市的变迁与发展,成为 大连“现代工业遗产”第一项。

 工业遗产对很多人来说可能还是个陌生的概念。在国外这个概念的提出已经有几十年历史了。它的特殊意义直到今天才日渐被人重视。

 国际工业遗产保护协会对工业遗产的界定是:具有历史价值、技术价值、社会意义、建筑或科研价值的工业文化遗存。包括建筑物和机械、车间、磨坊、工厂、矿山以及相关的加工提炼场地、仓库和店铺、生产、传输和使用能源的场所、交通基础设施,除此之外,还有与工业生产相关的其它社会活动场所,如住房供给、宗教崇拜或者教育。这个定义显然已经把与之有关的一切有形的、无形的都统统囊括了进去。

港字号老收藏 - 孟令骞 - 半夜鸡不叫的博客

                                       1912年的大连港成为东北第一大港。大连港集团提供 

         

  在大连保存相对完整的工业遗产,还包括满铁系列、机车厂、电车、自来水等。大连港名列榜首,实属当仁不让和名至实归。

 翻阅《大连港史》、《大连市志》等书可知: 因为俄国人在远东攫取了一座永远不冻的旅顺口军港之后,还要在这里建一座国际性的商港,而这个商港的港址就选定在大连湾南岸,青泥洼寥落渔村的日子也就此终止。大连其实是因为有了码头,而有了城市;1899928日大连港开工这一天,也标志着大连的建市之日。因为有了码头和城市,而成了俄日殖民者争相登陆的地方。在商港的牵动下,城市经济迅速发展,具备了运输、贸易、通信、金融、商业、工业等功能。经过百余年的发展,大连港成为闻名世界的现代化综合港口。大连亦然。

 百年大连港,百年大连,它的沧桑就是大连的沧桑。客货码头、岸臂吊、防波堤、信号灯、候船厅、办公大楼、老库房等等,它们面孔深沉,却见证了城市的历史。

大连港老港区的蓝天碧海间,曾经是大连标志的红白两座灯塔异常醒目,如同一幅浪漫古典的图画。据介绍,船只驶向通入大连的航道时,这两座灯塔将起到指引的作用。红色灯塔正式的名字叫“南灯塔”,从1908年开始修建,建成于1912年2月,几经改造后,现灯高11.3米,射程为8海里,是大连港口的标志性建筑,也是是大连建市的标志。其脚下的防波大堤,是港口和城市的开篇之作,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了,一直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沙皇俄国时代,曾经规划在大连建设巨大的拥有个突堤码头和世界顶级的船坞。由于日俄战争,只完成了一期工程,实际上只建成了2个突堤码头和1个船坞。日俄战争结束后,日本殖民当局委托满铁建设和经营大连的港口事物满铁:设在大连的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本部,简称满铁。专家学者这样概括它:以公司之名,行政府之实。满铁第一任总裁后藤新平。190741日满铁开业,日本军方将大连港移交满铁,设置大连栈桥事务所经营码头业务。)

 

港字号老收藏 - 孟令骞 - 半夜鸡不叫的博客

                                        上世纪30年代的港口明信片 网友大连飒飒提供

 

 满铁对第一、二码头进行修整。1920年完成第三码头,能靠泊三万吨级船舶。当时大连港主要出口货物是大豆、豆油、豆粕、煤炭等。之后,又在大连湾西侧的甘井子修建了专用煤炭码头。自1908年至1939年,日本殖民者先后完成了大连湾南岸、西岸沿线完成了大连码头、寺儿沟油码头、甘井子煤码头、黑嘴子码头等,共有40个泊位,成为同时可停靠373000吨以上船舶,年吞吐量超千万吨的深水大港。其港口发展远期规划竟然排列到1970年代。日本侵略者如此卖力发展港口,最主要目的就是侵占和掠夺东北资源,所以当年大连港的出口明显大于进口,到1912年大连吞吐量超过营口成为东北第一大港. 1917年对外贸易额甚至超过东北地区贸易额的一半。而到了1919年,大连港的港口吞吐量仅次于上海成为国内第二大港,并且一直延续到上世纪90年代中期。

 大连码头港区岸边的原大连埠头所,1916年日本统治时期开建,1920年完成一期工程,1926年完成二期工程,至今仍在使用(现为大连港集团办公楼)。从它那巨大的基石、严谨而坚固的结构以及折衷主义的建筑风格,足以看出日本人想长久盘踞大连的决心。沙皇尼古拉二世要在远东兴建一座俄罗斯城市的梦想,随着日俄战争的爆发而倏然破灭了,留下的只一张模仿巴黎城市规划的蓝图,只几条小具规模的街区。随之而来的是一大批明治维新之后,远赴西方学成归来的年轻一代的日本建筑师。日本殖民当局为炫耀统治者母国的先进文化、现代意识与强盛国力,着意将当时西方最时尚的建筑设计理念,在大连空旷的呈放射状散去的街道两旁付诸实施。埠头事务所是那些建筑的代表。

  关于埠头所,笔者在这里还要再多着墨几段。

港字号老收藏 - 孟令骞 - 半夜鸡不叫的博客

  这座日本统治大连期间最著名的门面建筑,后名为满铁大连埠头局,当时出现在当时各种满洲映像写真帖中,被冠以“坐踞港湾广场东北部三角地带,雄视着来往的船丸和人流”等文字描述,它从空中看像一块沉稳的马蹄铁,迎面看像一艘陆地之船。有着硕大雍容的弧形造型,粗大的圆形石柱撑起船首高耸,像两侧展开的犹如万吨巨轮的船舷,相交成劈风斩浪的角度,几乎就要鸣笛起航。这座具有鲁尼桑斯式风格的新古典主义美式风格建筑,层高七层,占地两万平方米,底层全部用长方形条石砌成。最大石块要以吨来计,显得稳重雄伟,中层外墙以欧式方砖镶嵌,古朴雅致,顶层以及檐口天花周边采用西洋线脚装饰,转角多采用柱形过渡,与底层石块互相呼应。正面采用古希腊古罗马柱式,由八根圆柱和四根方柱组成突出式门庭,上方正中装有欧式钟表。原先在一期二期的衔接转角部位,还有穹窿顶阁。楼顶平台有雾笛和通信天线。正门左侧第一个窗台还有保留至今的铜质凸点,雕有“BM9”字样,意为该点所处位置是大楼的水准点。整个大楼内大理石台阶,装潢考究,当时就设有需要人工开动的铜质电梯。斯时这座大楼里,正出入一群庶务、营业、作业、船舶、工务等课系的管理职员。

 这栋著名建筑物一期工程的设计者是横井谦介,二期工程的设计者是汤本三郎。两人同属满铁建筑课。

 面对海湾、面对码头的这个著名建筑物,既像一只因渴望劈风斩浪而将头探出去的巨船,又像一只安于职守的指挥舰。站在埠头所顶楼平台上有一种君临天下的感觉,可俯瞰整个大连湾沿岸港区的风貌,埠头所正对的是客运码头玄关样的船客待合所(今客运站客运长廊),那粗大圆柱撑起的弧形前檐和高高在上的弧形石阶组成的出入口,正和埠头所大楼建筑相呼应。右侧是埠头共给事务所和当时亚洲最大设施最先进的港口仓库15库,左侧一条长达367米,宽44米的钢筋混凝土钢架桥,,下跨港区铁路和港道,南北通向,北向直达码头前沿,桥南为港湾广场,自东向西依次有5根形如手指的5条道路连接市区,是通向港区的主要通道。港湾广场四周及连接市区的道路上分布着和港口业务有关联的场所。1913年建成的大连取引所(大连重要物产交易所)、大连资本家张本政1908年创建的政记轮船供公司、1903年的大连埠头旅馆(现万通船务公司)等就分布在周围,其建筑气质和码头前沿的标志性建筑相互匹配,包括后来中山广场那个的系列和风欧式建筑群落,一道成为大连的地标,也是日本殖民大连的外观象征。

 埠头所大楼和船客待合所当时多次出现在当时的明信片和写真册,它们最能代表日本殖民当局视大连港为其国有,是连接日本和东北的门户。在当时,日本国内的各种力量的鼓噪下,异域他乡的中国满洲洋溢着殖民者的优越情怀,诱发着无数日本人挟着发财、开发、创业的梦想来漂洋过海到东北,混迹到各个城市,大连港是其寻找“理想乡”的第一站。历史有时就像反转剧一样出人意料。日本战败后,大连港又成了大量日侨返乡的最后一站。

港字号老收藏 - 孟令骞 - 半夜鸡不叫的博客

       上世纪30年代的港口明信片  大连飒飒提供

 

 建筑是有生命的,有灵性的,埠头大楼在时光流转中经过近百年风雨洗礼。在日本统治时期,称大连埠头所。1945823日,苏军进驻大连港,原埠头局解体,新设大连中苏自由港,仍采用沙俄时称达里尼港。港长及各部门要职均由苏籍人员担任。大连成为解放区港口。1951年中国正是收回大连港,移交签字仪式就在这座大楼举行。此后大连港有历经数次管理体制改革。这座大楼都是重要历史事件的无声见证者。

 如今又像一位慈祥的老人注视着大连港口的岁月更迭。百年老港记载和见证着大连的兴衰荣辱。城市的发展要求港口功能跳出去,随着大连建设东北亚航运中心的步伐的推进,老港的功能也逐渐向一岛三湾(大孤山半岛、鲶鱼湾、大窑湾、大连湾)转移。

 老港区虽然渐行渐远,而百年老港的记忆也会通过老建筑、老港池、老设备、老库房凝固起来,成为大连这座城市的真正的老收藏。

大连湾西侧的香炉礁码头整体移交大连造船厂。甘井子港区在上世纪曾是东亚最大的煤炭专用码头,以机械化作业而著称。大连在认定现代工艺遗产时,专家对高架栈桥上80多年前的铆钉、空车线上的驼峰赞不绝口,对保留至今的川崎造船电器部的电力机车也喜出望外,认为甘井子码头是大连保存最完整、最系统、最规模的现代工业遗产。而这座的运煤老码头现在“黑白通吃”,是新港区散粮作业的分区,继续发挥作用。大港区东部地带搬迁时,东港和寺儿沟消失了,有计划地保留了埠头大楼、十五库等建筑。始建于1929年的15库,在大连东部海港一块距海不足10的码头边建造而成,15库建筑面积2.6万平方米,为4层钢筋混凝土结构无粱楼盖体系的工业仓库。15库曾经是整个亚洲最大的仓库。它的闻名在于一是大,二是层多,三是机械化。近80年过去了,这座仍在使用的老仓库由于东港的搬迁改造,终于在新拓的人民路一侧,终于掀开它神秘的面纱,她将成为北京798一样的大连创意产业园区。

 粗糙的墙壁、生锈的铁轨、过时的机器、高大的屋顶、一柱擎天般的烟囱。。。在许多人眼中,工业时代留下的东西是落后的、污染的。大连港遗留下来的工业遗产早已经对这种认识以颠覆。老港区作为大连历史脉络里的一个厚重板块,人们有充分的理由希望这些与城市发展息息相关的工业遗产能够老树开花,散发新的光华,将工业文明和现代服务产业戏剧般对接、将几代人的记忆财富形成一个特殊的文化景观。融发展与延续并存,老企业的文化遗存与天方夜谭般的创意传奇共生,不仅历史的脚步可以看清楚,并且可以把注入这些历史文化符号的区域鲜活丰富起来,让大连的城市文明以更铿锵有力的摩登之魅传承下去。

 

港史陈列馆里的百年时空

 

 寻找大连港的老收藏,有一个好去处,这就是大连港的港史记陈列馆。它目前已经是大连港新职工入职教育的必去之地,也是进港游客流连忘返、一步三叹的地方。

 馆内专门收藏、陈列大连港开埠百余年来各种实物和文献资料。这个整整占据一个大厦一个楼层的陈列馆,藏有千余幅图片和数百件实物和文献,并用沙盘、图表、模型、触摸屏、影像等现代形式帮你详细解读百年历史的大连港。

 港史馆陈列内容有三个展区。

 第一展区的主题是《坎坷岁月见证历史沧桑》,时间跨度是1880年到1950年,内容包括清政府旅顺筑坞、沙俄侵占、日本统治、苏军代管。

 第二个展区的主题是《扬帆远方驶向国际大港》,时间跨度是1951年到2002年,内容由由中国收回大连港、港口生产、港口建设、港口文化、港口管理、港口荣誉六大部分组成。

 第三个展区的主题是《肩负重任建设航运中心》,时间起点是2003年至今。内容由旗舰起航、规划建设和企业文化组成。

 

港字号老收藏 - 孟令骞 - 半夜鸡不叫的博客

                             1918年建设中的防波堤。大连港集团提供。 

     

 寻逡其中,眼睛从黑白过渡到彩色,内心会有一种难以名状的震撼。

 大连港装卸从肩扛手抬到机械运输、从手工处理到计算机操作,似乎均可在这里眺望和触摸。

 开埠之初的装卸工具、上工牌,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满铁遗物,雇员的茶杯、座椅、带编号的打印机、通讯井盖,文件和便签林林总总,见证历史沧桑的几次开放自由港的赦令、注册商标、码头业务指南、船舶名簿、埠头报纸、各种徽章证件比比皆是,港口的码头、防波堤、灯塔等水工建筑不可移动物图片、规划图纸令人叹为观止。

 

  这一切提醒来访者,张开想象的翅膀去眺望大连这座城市的源头:一部大连近代史,半部中国近代史。曾几何时,大连像一个没娘的孩子,两次遭遇满清政府抛弃。她的历史是一部殖民史、移民史和创业史。19世纪末20世纪初,随着码头的筑港开埠,从山东、河北等地涌来的破产农民,挑着沉重的苦难,背着依稀的梦幻,惶惶然走进这座被日本殖民者统治的城市里。祖祖辈辈习惯了的个体劳动方式,黄牛一样沉稳的生活节奏,以家庭为单位的封建制度下的生产关系,就此被全部拒之于城市门外了。

  可以这样说,大连因为大连港从建市之初就走上了现代化道路。它的正面写着建设发展,背面则刻着血泪压迫。

港字号老收藏 - 孟令骞 - 半夜鸡不叫的博客

                                                          红房子工人上工    网友 大连飒飒提供                                                

 

 在大连港陈列馆就有许多这样的物件。

 在大连港陈列馆大厅的一角,耸立着一座神秘的铸钟,工艺精良,形似古代将领的帽盔,该钟铸造于大明崇祯十五年,来自河北顺天府城外的一座朝阳庵   ,一米半高,重达2500斤,钟身饰有传统的吉祥纹,并密密麻麻刻着众多善男信女的名字。

 这座至今历经三百多年风雨的老钟,当时为何辗转出现在关外,为何又最终落户在大连港,有人说它和明代的辽东海防有关,有人说和清末李鸿章在旅顺组建北洋水师有批河北来的船坞工匠有关,将此神器不远万里运抵辽东,为某个海神庙祈福所用。

 与其渊源相近的还有一口铸钟,来自崇祯年间河北顺天府关圣庙。现收藏于大连现代博物馆。

 尽管这两口大钟的落户大连的身世鲜为人知,但它们却真真实实地记录了码头工人一段血与泪的历史。

 在日俄战争中获胜的日本,重新侵占了大连。日本殖民地当局为了更便利地掠夺中国东北的资源,让担任大连埠头事务所所长的相生由太郎在所长的职务退下后,于1909年成立了新的殖民公司“福昌公司 。殖民掠夺需要拥有一大批熟练的装卸工人,因此相生由太郎从满铁借款筹建造专门供华工居住的红房子宿舍,并起了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叫做碧山庄。因是红砖砌就,码头工人习惯把它叫做叫“红房子”。

 相生由太郎在福昌创业十周年之际,打着祭奠十年间在码头先后死亡的千余名华工、日工的幌子,诱迫华工头子捐款在红房子大院里修建天德寺和万灵塔。因为当时码头的大豆垛屡次失火,寺儿沟一带纷纷传言,码头的怪火是死人的灵魂得不到安抚。

  精于统治苦力的相生由太郎虽然不相信死人会放火,但为了安抚活着的华工,请人设计了万灵塔,并请日本谦仓圆觉寺管长释宗演师题写挽联,还请在满洲享有声望的《泰东日报》社长、日本的书法大师金雪斋翁撰写了偈文,颂扬相生由太郎对万余华工视为同胞,全泯畛域,浑作一大家族。附设房舍、病院、寺观、剧场,为众请求厚生乐业之道。每逢雇工病故,其悼之如丧骨肉,领葬以礼恤并规定每年农历7月15日为鬼节,到了这一天,塔前搭起经棚,摆设香案,灵幡招展,和尚道士分列香案前诵经招魂。是日,相生由太郎率领大小工头到塔前祭奠亡灵,以此愚弄码头工人,笼络人心。

  而前文提到的两口铸钟却见证了日本殖民统治者对码头工人的种种伪善。他们对码头苦力的剥削和压迫从没有改变。相生由太郎又在红房子大院内修建天德寺,并在大门旁修建了高高的钟楼。两口大铸钟悬挂在钟楼里,每天早晨天刚亮,就会有一个日本僧人登上钟楼,用木棰敲响铜钟,住在红房子大院里的码头工人听见钟声必须从炕上爬起来,稍晚一会儿,工头便拎着洋镐把来到窝棚,朝躺在炕上的工人砸去。码头工人称这两口铸钟为“催命钟”。

 日本鬼子投降后,码头工人把万灵塔推倒,把天德寺的铸钟也要砸碎,有人建议应该保留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罪证,才没把两口铸钟全部砸碎。1990年,万灵塔塔碑被旅顺日俄监狱博物馆于寺儿沟杂草中采集,被列为国家一级文物。两口铸钟也被赋予特殊意义,已破碎的那口铸钟现存于大连现代博物馆,最完整的那口大铸钟被收于大连港陈列馆,成为港字号老收藏的第一号。

  每件实物都证明了一段历史。港史陈列馆里有一块老旧牌匾,上书汉字“大连中国海关”。据说它是上世纪90年代海港职工在清理港区某个角落杂物时捡到的。这个说法倒是和它的当时历史地位相般配。

 日俄战争后,日本政府和清政府交涉,迫使清政府承认大连港为自由港。实际上谈判的对手并不是清政府的官员,而是时任清政府海关总管的英国人。鸦片战争后,以英国为首的列强强迫清政府签订丧失主权的不平等条约,迫使清政府交出关税权,由英国人控制中国海关。1907年5月30日,清政府总税务司和日本驻北京大使签订了《设置大连税关及内河汽船航运的规定》,大连作为自由港在国际上获得认可。于是就有了这块悬挂在埠头所大楼东门的“大连中国海关”牌匾。这块匾虽然名为大连中国海关,实际上却是日本人一首控制。由此可见,当时的大连中国海关是行中国海关之名,却无中国海关之实。

 在港史陈列馆里有大量满铁遗物和埠头所文件、工程数据。它们代表着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科技能力、工业技术和管理水准。

 一架带编号的机械计算机,小瞧玲珑,在CCTV鉴宝节目曾出现过,曾是当时日本国内最先进的办公设备,也被用到满铁大连埠头的某些职员桌上。

 几个时期的筑港计划能看出什么呢?1908年满铁编制的《大连筑港计划案》,特点是装卸农产品和煤炭,也就是说是将大连港作为原料出口港而进行规划的。1928年制定了《大连港扩张预定计划》,一期工程从1927年至1946年,二期工程从1945年至1958年,三期工程为1958年以后的数十年间。如此长期庞大的建港规划,可见日本掠夺东北资源的殖民野心有多大。

 而大正十三年(1924)一份再普通不过的小工程的工作单,同样也能牵住观览者的脚步,从施工到竣工的的每一个环节、进度,都有清晰的印鉴,所有的印章都代表着程序。豆腐渣工程显然是没有市场的。

 

港字号老收藏 - 孟令骞 - 半夜鸡不叫的博客

        上世纪30年代大连的有轨电车行驶在码头

 

 该思考什么呢?

  殖民者在人类历史上的某个阶段占有优势,必然有其理由。工业革命带来了进步的生产技术、管理方法以及繁荣的商业,尽管这个过程充满着掠夺和剥削的罪恶,但崭新的市街和灿烂的电灯一时掩盖了被剥削者的呐喊,让殖民者更加理直气壮。

 台湾的老照片收藏专家秦风先生通过照片研究1904年到1938年间的东北,他编辑出版了一本书,叫《岁月东北》,收录了236张老照片,其中和大连港口和城市有关的有数十张之多。他的感叹也应该是我们的感叹:日俄侵华战争,凡我国人无不深恶痛绝,他们的罪行罄竹难书。但是平心静气地说,疯狂掠夺的同时也有建设,这是事实。如果日本人预料到他们最终铁定失败,那么他们就不会大规模发动战争,他们在其占领区域大兴土木苦心经营,是以为能毕其功于一役,一劳永逸的解决所谓支那问题,这从他们搞城市规划的专一可见一斑。我们记住仇恨和耻辱,但也坚守理性的底线,认识到持续和推动建设才是根本。。。

 

港字号老收藏 - 孟令骞 - 半夜鸡不叫的博客

                                                  中苏移交大连港签字仪式     大连港集团提供

 

  历史有时藏在细节之中。

  2009年春天,大连港的港史专家刘连港先生,先后陪我来两次去大连港陈列馆。他的无意间导引和讲诉中,有两个细节深深印在我的脑海里,让我深思许久。

  陈列馆里有一份是大连光复期间码头工人的入党申请书。时间是19461114日。发黄的纸页上面有一条调查内容:为什么参加共产党?一行歪歪斜斜的字:我看共产党对穷人有好处。让岁月变淡的墨水字迹却让人怦然心动。当时中国的政治归宿尚不明朗。一个饱受殖民压迫的受苦受难的码头工人用最质朴的语言,已经做了真理般的判断。

 

  陈列馆里有一张特殊的办公桌椅。这是苏军接管大连港时苏联港长用的,也是中苏移交大连港后毛达恂、谭松平等前几任中国港长的办公用桌椅。桌和椅都是宽大无比,象征着权威和尊严。在组建陈列馆时,这成了特殊馆藏品。工作人员无意间在椅子靠背和坐垫后面的夹缝中,发现了一页揉皱的信纸。原来是谭松平港长写给子女的信,鼓励孩子好好学习,为新中国做贡献。这页信纸现在已经不存在了,但这个随风飘逝的小镜头却分明给后人留下了一种温暖。

 

 我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能记住这些。

 也许,当那些“港字号”老收藏和血脉相连,嵌入了情感记忆,让人游走在时间和空间内感同身受,对一个人,对一个家族,给一个企业,对一个城市而言,或许就有了安身立命和生死契阔。

港字号老收藏 - 孟令骞 - 半夜鸡不叫的博客

                                        上世纪70年代大连鲶鱼湾新港建设中

 

  新中国成立后的六十年里,港史馆里也留下了大量的实物和文献,更多的是图片,展示的是人港沸腾的乘风岁月,令人感慨、鼓舞。

    大连港还在新世纪开年走进亿吨大港的行列之中,老港区功能大迁移,“一岛三湾”美丽新世界。一些大事件层出不穷。肩负着建设东北亚航运中心的使命,大连港今天再度以崭新的姿态成为大连乃至东北最生动的面孔。

 港口的老收藏也有新内容了。

港字号老收藏 - 孟令骞 - 半夜鸡不叫的博客

 

港字号老收藏 - 孟令骞 - 半夜鸡不叫的博客

                                                                 21世纪跨入亿吨大港行列的大连港

  评论这张
 
阅读(534)|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