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夜鸡不叫的博客

这个事该让人知道了。。。

 
 
 

日志

 
 
关于我

孟令骞 1970年代人。会干农活,当过水手、国企宣传干部,都市媒体人。是中国人某个旧世新生时期的经历者、见证者、衔接者、挣扎者和挣脱者。 作为周扒皮曾外孙,艰辛求证求是,2009年年初,完成一个普通中国人的特殊家族史——《半夜鸡不叫》。

网易考拉推荐

上海偶得  

2009-03-22 22:04: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8日去上海。这是第三次去上海。

几年未见,上海愈发洋气、繁华、国际化。20日早晨涂鸦小诗一首,短信发给几个朋友。

数不清的桥

都是藤条缠绕

数不清的甲虫

在上面奔跑

只有红绿灯

能够把它们叫停

在这座钢筋水泥的城市森林穿行

我希望会瞥见

某个里弄窗台

伸出晒衣的竹竿

一个短信很快回来:靠,西门庆啊。。。原来这个画画的家伙,竟一下子联想到《水浒》里阳谷县武大郎家门外的小巷里,一个浮浪公子和一个寂寞小娘子发生的那场风花雪月了。

 这里是大上海。

 我的确怀念前几次在上海走街串巷,高大楼群里之间随时可见的旧式里弄,家家户户、邻里邻居之间,开窗相望伸手可触的人间烟火。

       现在这些原汁原味的老建筑老生活,似乎要到老照片里寻找了。这未免让人伤感。老上海的种种奢华细节,正被城市新贵们把玩或遗弃。据说现在上海的市中心地带是金发碧眼的老外住的,再外围是台湾人、香港人住的,第三层圈是温州等地的生意人住的,第四第五层圈才是上海本地人住的。那些黄金地带的上海生活,奢华摩登光怪陆离,那些数不清的高架桥从看不见的地方,把人流、物流、资金流输进来,形成商业和经济中心,同时几百年历史文化沉淀和中西方潮流碰撞,这里也是文化、艺术和各种价值观交汇的中心。

       这次来上海是参加一个和广告相关的高峰论坛,当然我和更多的人是带着耳朵去的。不过这次去我很开心。和上海一个叫杜立志的艺术家得以一面。

      杜立志在网络先联系到我,他要搞一个“半夜鸡叫”有关的艺术策展。我在网上找他的有关踪迹,一个包括他在内的上海的艺术家群以生动的面孔浮现出来。我虽然对行为艺术之类的主题解构和展览语汇还是很陌生,但我很支持他的这次预谋———内容就是关于周扒皮的半夜鸡叫,这段历史故事非常的“艺术”,非常的荒谬 ,现在想起当然更多的是悲哀与愤怒!周扒皮的问题不单纯仅是历史的问题,其中看到的是一种政治的迫害与人类心态集体的扭曲,而在现在这种扭曲更加变本加厉以多种方式存在。回头看这段历史其实是看到一面镜子,从过去到现在人类的丑恶贪婪荒谬没有半点降低。我只想通过这次展览将这段充满“想像力的荒唐的历史”以更艺术的方式展现在这个国家面前。。。。

       我俩深夜坐在一个叫“别隐居”的小茶馆说话。年纪仿佛,互道有无。看我的书《半夜鸡不叫》那天,他一直看到那天夜里两点,他找出我俩许多曾经共同点,可我分明感觉到正是人生的拐弯处的无奈、抉择和坚持或徘徊,带来我俩当下状态各异。解决人类困惑的是什么,哲学?艺术? 宗教?他跟我探讨米兰昆德拉的《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说老实话,那部昆德拉的传世之作一直躺在我的书柜里,我并没有好好读它。

       现在我想读它十遍.

       最沉重的负担压迫着我们,让我们屈服于它,把我们压到地上。但在历代的爱情诗中,女人总渴望承受一个男性身体的重量。于是,最沉重的负担同时也成了最强盛的生命力的影像。负担越重,我们的生命越贴近大地,它就越真切实在。 相反,当负担完全缺失,人就会变得比空气还轻,就会飘起来,就会远离大地和地上的生命,人也就只是一个半真的存在,其运动也会变得自由而没有意义。 那么,到底选择什么?是重还是轻?
 

 

 

 

 

 

 

 

 

 

 

 

 

  评论这张
 
阅读(18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