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夜鸡不叫的博客

这个事该让人知道了。。。

 
 
 

日志

 
 
关于我

孟令骞 1970年代人。会干农活,当过水手、国企宣传干部,都市媒体人。是中国人某个旧世新生时期的经历者、见证者、衔接者、挣扎者和挣脱者。 作为周扒皮曾外孙,艰辛求证求是,2009年年初,完成一个普通中国人的特殊家族史——《半夜鸡不叫》。

网易考拉推荐

二月二再去“周扒皮”老家  

2009-03-01 22:52: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去年的二月二,我93岁的姥爷周长义去世了,他是“周扒皮”的三儿子。

我当时在博客日记写下一段文字:“

         农历二月二,民俗中“龙抬头”。农村的姥爷在这天早晨静静地走了,看他这一辈子受的苦难,是应该乘龙西去的。

    晚清。民国。满洲国。国共拉锯。土改。社会主义人民公社。。。。93岁的姥爷见证了那个小村屯土地上的生生死死悲悲喜喜,岁月最后把一张核皱样的面孔留给他。最后一切又归于尘埃。
    早春的山村,所有的春意还在蛰伏。纸钱飘零,一个生命的卑微喘息被风收走。  这辽南的坡地,一切还如同黑白影像。 
  
   走好,姥爷,你远行的地方吉祥永安。
  天堂那里,也一定有你热爱的土地和粮食。”
 
     在去年早春的清冷中,我暗下决心一定将准备几年的家世调查写出来。
     时间过得真快,今年二月二我带着《半夜鸡不叫》来给姥爷烧周年了。
     在那个被我在书中称为胎息之地的小村外的坡地,姥爷和太姥爷的坟前,我长跪好久,纸灰纷扬,书页在火焰光影中去了很远的地方,我希望太姥爷、姥爷他们在另一个世界读到我写的那些字。那些我用五年时间求证求是的文字,相信它可以告慰先人之魂灵。
 
二月二再去“周扒皮”老家 - 孟令骞 - 半夜鸡不叫的博客周春富原来老宅已经是方圆几十里最老的房子了,土改时分配给当地一贫户居住。农历二月二这天我再次来到这里,还是那个老模样。院子里按着习俗打着“灰囤”,时光过了那么久,那些古老的祈福并没有变。
 
 
 
 
 
 
 
 
  评论这张
 
阅读(437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